快捷搜索:  

直播拆卡藏玄机退费遇穷苦 专家指示警戒未成年涉赌危殆

"直播拆卡藏玄机退费遇穷苦 专家指示警戒未成年涉赌危殆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"

暗藏玄机家长退费遇难题 教授提醒警惕涉赌风险

划定红线限制未成年人参与直播拆卡

本报记者 赵晨熙

打开抽屉,看着里面铺了满满一层的凌乱卡牌,初二学生(Students)王海(化名)后悔了。

直播拆卡,因为最近迷上了这个游戏(Game),王海攒了几年的零用钱不到一个月就“消耗殆尽”,而自己真正能拿得出手的“大卡”却寥寥无几。

拆卡,尤其是未成年人沉迷拆卡,是个被反复提及的话题。如今,拆卡热潮逐渐在直播界蔓延,不少未成年人开始由线下转为线上,成为拆卡直播间的“客户”。

祖国政法大学(University)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《法治日报(Daily)》记者采访时指出,拆卡行为本质上具有射幸行为特征,不适合未成年人参与,且当前个别拆卡直播间中还暗藏网站赌博等法律(Law)风险,相关部门应对此类行为给予重视,强化监管。

直播让人“上头”

一个摆满各类卡牌的亚克力架子,外加一个有些“不搭”的小铃铛,桌子的角落上还略显凌乱地堆放着三摞卡盒……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很随意的直播间,就可能在不久后让直播间的卡迷们“疯狂”起来。

“拆卡直播间都差不多,不会有过多装饰,因为重点都在那些卡牌上。”王海告诉记者,自己一直比较喜欢收集卡牌,以前主要是放学后在小卖店买点喜欢的卡牌拆包,逢年过节收到压岁钱后会去店里“端个盒”。后来在同学的推荐下,他开始接触线上直播拆卡,由此一发不可收。

王海说,有不少同学都参与过线上拆卡。为何会沉迷直播拆卡?在他看来,直播间拆卡是在成百上千人的围观之下进行(Carry Out),更有氛围,刺激紧张(Nervous)程度也大大提升。

同时,直播拆卡更有“再搏一把”的冲动。拆卡主要是为了拆出同系列中的稀有卡牌,一般在线下,王海只会挑选一两包卡,和同学一起拆可能回家自己拆,即便只是普通卡牌,也没有想再抽几包的冲动。但在线上,如果没有抽到心仪的卡牌,直播间的代拆们往往会用“下把手气更好”“没剩几包,不继续就让给别人了”等一系列话术怂恿拆卡者再度出手。

王海就曾经被忽悠“上头”过一次,最后接连拆了一盒才出一张还算满意的卡片。如果直接购买这张卡片,价值远低于整盒卡的价格。

“直播拆卡的模式确实容易吸引未成年人参与。”作为资深卡迷,滴子(化名)和朋友(Friend)在首都市朝阳区经营一家卡牌店,他的店也会定期进行(Carry Out)直播拆卡,相比线下门店经营,线上模式“进账”更多。

不论是拆到好卡后会欢呼呐喊摇铃制造感官刺激,还是提前摆出几张能“镇住场面”的大卡来点视觉冲击,再加之很多直播间推出新奇玩法——抽中指定稀有卡片就能获得相应奖励包数的“叠叠乐”,拆卡直播间的种种套路吸引了不少未成年人关注并下单。

滴子向记者透露,最初线上直播拆卡主要集中在球星卡和影视卡领域,因为收藏门槛较高,参与者基本都是成年人。近段时间,占据主流的是一些动漫IP收藏卡,像男孩子比较喜欢的奥特曼、海贼王主题,女孩子比较喜欢的小马宝莉、叶罗丽主题,不少拆卡直播间开始瞄准未成年人群体,主推此类卡片,以获取更多流量。

提醒形同虚设

“拆卡和拆盲盒相类似,都具有射幸行为的特征,未成年人参与应当极为审慎。”朱巍指出,2023年6月,我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《盲盒经营行为规范指引(试行)》强调,不得向未满8周岁未成年人销售盲盒,向8周岁及以上未成年人销售盲盒商品,应当依法确认已取得相关监护人的同意。拆卡同样应当参照这一规定,对未成年人参与进行(Carry Out)限制。

在不少拆卡直播间,确实有“未成年人禁止下单”等类似提醒,但这却并未对未成年人消费产生影响。

近日,记者尝试在某拆卡直播间下单,管理员向记者发来提示信息,提醒直播间禁止未成年人下单,要求确认是成年人操作,未成年人要在监护人的同意下才可购买。管理员同时强调,直播拆卡下单后,卡牌一经拆封概不退换。记者回复“确认”后,主播便将记者列入名单中准备进行(Carry Out)拆包,直至拆包结束都未对记者的实际年龄与身份进行(Carry Out)有效核实。

“这种禁止未成年人下单的提醒其实更像是直播间的‘自我保护’。”滴子直言,在用户下单时,主播确实不会对身份进行(Carry Out)核查,直播间只尽到提醒义务,后续责任留给家长,这也使得经常有家长因退费问题和商家发生纠纷。

家住首都市西城区的刘莹就曾因孩子拆卡问题和某商家发生过争执。孩子用家长电话刷视频时进入了直播间,随后多次下单花500多元拆卡,发现后刘莹以未成年人自行下单为由申请退款,但商家表示直播间内有提示信息,且卡牌属于特殊产品,一经拆封无法二次销售,予以拒绝。随后刘莹向平台申诉,但由于需要自行证明是孩子自己操作下单,最终未能退款成功(Success)。

对此,首都嘉维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指出,拆卡消费与游戏(Game)充值类似,根据民法典相关规定,不满8周岁的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,可以要求全额退款;8周岁以上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其消费行为金额如果与其年龄、智力相适应,则不能要求退还;如果不相适应,则需要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可能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、追认,否则可以要求退款。

“但实际中,不少孩子是用父母电话进入直播间拆卡,是未成年人下单还是成年人下单的举证责任确实在家长这边,且存在证明难度,这也是退款难的主要原因。”对此,赵占领建议平台及直播间应通过数字化等手段加大审核力度,比如在支付时通过人脸识别等来甄别付款人身份等,家长也应尽到监护责任,引导未成年人树立正确的消费观。

存在赌博隐患

拆包之前未知的刺激加上拆到好卡后可能带来的实际收益,不仅是涉世未深、心智尚不成熟的未成年人难以抵抗拆卡的诱惑,即便是很多成年人,也常常沉迷其中。

在首都市海淀区某物流公司上班的孙旭是资深篮球迷,自从一脚踏入拆卡坑后,他每月一多半的工资都“贡献”给了直播间,拆到的卡却令人失望。他一直以为自己运气不好,直到有同样玩卡的朋友(Friend)告诉他,线上拆卡看似真实,其实猫腻很多,很难以小博大。

这一说法也得到了滴子的证实。据他透露,成箱的卡牌都有固定配比,即好卡的卡位只有固定几张,有些卡店也在线下经营,如果有玩家抽到好卡,可能导致“废盒”甚至“废箱”,一些店家会把这些很难再出好卡的卡包可能卡盒放到网上拆卖。为确保直播间也能出现惊喜(Surprised),商家会用话术鼓励买家多抽,碰到上头的玩家,商家会适时将一些新盒卡拿出拆,增加中奖概率,至于买家选号等看似随机的情况,有时号码是商家在取货时才临时标注的。此外,包括拆盒重封、选包后换包、鬼手换牌等各类行为也屡见不鲜。

个别稀有动漫卡能卖到几百上千元,有些球星卡价格更高达上万元,以小博大是很多人痴迷拆卡的原因之一,那么直播拆卡是否暗含赌博风险?

对此,朱巍指出,消费者拆卡存在以小博大的心理只是构成赌博的要素之一,核心在于商家是否提供了将拆出的卡反向“变现”的路径,比如承诺拆出的卡可以进行(Carry Out)现金回收可能兑换其他财物。如果存在这种行为意味着形成了“付费投入—玩法具有以小博大特点—产出可变现”的闭环,存在网站赌博风险,商家也可能涉嫌构成开设赌场罪。

一些平台也开始注意到此类行为的涉赌风险。今年(This Year)2月,某短视频(Short Video)平台发布的《关于直播间拆卡涉赌专项治理公示》指出,平台发现部分达人在直播间拆卡存在涉赌行为,具体表现为通过拆低价卡命中稀有卡可能拼图卡等,诱导消费者继续拆卡(行业术语:“加菜”“欧包奖励”),直至命中高等级卡奖励,使拆卡行为成为赌博套利方式。针对拆卡过程中出现的“加菜”“实物奖励”等行为,平台将视其为以小博大的涉赌行为,对违规店铺及达人进行(Carry Out)清退、扣除所有违规所得等处罚。

朱巍认为,当前直播拆卡存在各类新奇玩法,平台应进一步制定更加明确具体的直播规范,划定行为红线;主播也要加重自律,对于未成年人下单问题不可流于形式;网站监管部门要加大力度,对明显带有赌博性质的直播互动进行(Carry Out)严厉打击,进一步净化网站环境。(法治日报(Daily))

家长,北京市,的卡,下单,未成年人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259) 踩(19) 阅读数(1762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